具荷拉25日深夜在个人Instagram上传了一张白色图片,具荷拉突然无预警发文

发布时间:2020-01-02 19:12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25日深夜,具荷拉突然无预警发文“再见”,并传出自杀消息。

图片 1

韩国女星具荷拉在2018年底时曾因为和前男友崔钟范的互殴事件,闹上社会新闻版面,之后又衍生出男方要挟公开38秒私密片,引起轩然大波;随后又因为肺炎住院,紧接着面临经纪公司不续约,演艺生涯几乎跌入谷底。25日深夜,具荷拉突然无预警发文“再见”,并传出自杀消息。

本文综合,转载联系。

图片 2

韩国女星具荷拉在2018年底时曾因为和前男友崔钟范的互殴事件,闹上社会新闻版面,之后又衍生出男方要挟公开38秒私密视频,引起轩然大波;随后又因为肺炎住院,紧接着面临经纪公司不续约的危机,演艺生涯几乎跌入谷底。25日深夜,具荷拉突然无预警发文“再见”,并传出自杀消息。

具荷拉。

资料图:具荷拉

图片 3

据韩国媒体报道,具荷拉25日深夜在个人Instagram上传了一张白色图片,配文“再见”的简短问候,不久便删除了这一动态。之后,具荷拉继续发布充满负面情绪的社交动态,内文写着:“很累也要装作不累,很痛也要装作不痛,就这样忍受着继续生活。”更提到自己外表看似完好无缺,但内心实际上已经残破不堪。

具荷拉发完完忧郁文后,具荷拉试图自杀获救。

一系列发文让粉丝担忧不已,不少粉丝纷纷表示安慰和应援,希望“再见”一词是与不幸或痛苦的告别,好好成长的意思,也希望具荷拉能够早日摆脱风波留下的影响。

据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报道,具荷拉25日深夜在个人Instagram发布了忧郁的文字,包括只打了“再见”的帖子,以及充满负面情绪的限时动态,内文写着:“很累也要装作不累,很痛也要装作不痛,就这样忍受着继续生活。”更提到自己外表看似完好无缺,但内心实际上已经残破不堪。

具荷拉轻生前的一系列发文

阴郁的发文立刻引起网友及韩国媒体注意,据韩国YTN新闻台报道,具荷拉在26日凌晨尝试轻生后获救。首尔江南警察署表示,在凌晨12点40分左右,接到具荷拉经纪人报案,随即出发前往位于首尔清潭洞的住宅,进入后屋内有明显烟雾痕迹,不过目前具荷拉已无生命危险。

事与愿违,所谓“再见”并非与痛苦告别,而是与这个世界告别。

图片 4

据韩国YTN新闻台报道,具荷拉在26日凌晨尝试轻生后获救,目前已无生命危险。首尔江南警察署的警员表示,在凌晨12点40分左右,接到具荷拉经纪人报案,随即出发前往具荷拉位于首尔江南区清潭洞的住宅,进入屋内后发现有明显烟雾痕迹。

具荷拉

所幸发现及时、抢救及时,她目前虽然还没有恢复意识,但呼吸和脉搏正常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。

据此前报道,2018年9月13日凌晨1点左右,崔钟范与具荷拉发生争吵期间,被具荷拉打伤胳膊和腿部。随后,崔钟范威胁要把两人的不雅视频发给D社,还放话要断了具荷拉的演艺生涯。接着,崔钟范先是向D社发送邮件,又给具荷拉发了两人的私密视频。具荷拉收到视频后,在电梯里给崔钟范下跪道歉。

资料图:具荷拉

2018年8月,崔钟范还涉嫌偷拍具荷拉的背部和腿部。检方30日表示,崔钟范虽然否认了大部分嫌疑,但检方根据监控录像等证据,确认了他的嫌疑。检方还确认,崔钟范曾联系过D社,但并未发送具荷拉的照片及视频。

具荷拉的经纪人也证实,具荷拉近来饱受抑郁症之苦,有特别留意她的心情,但还是发生意外。好在事发前,自己有试图联系具荷拉,但是一直都联系不上,感觉到事情不妙后便选择报案,并及时发现了已经失去意识的具荷拉。

来源:海外网/梁毅

据媒体此前报道,2018年9月13日凌晨1点左右,崔钟范与具荷拉发生争吵期间,被具荷拉打伤胳膊和腿部。随后,崔钟范威胁要把两人的不雅视频发给D社,还放话要断了具荷拉的演艺生涯。

接着,崔钟范先是向D社发送邮件,又给具荷拉发了两人的私密视频。具荷拉收到视频后,在电梯里给崔钟范下跪道歉。

具荷拉和前男友崔钟范

而在此之前的8月,崔钟范还涉嫌偷拍具荷拉的背部和腿部。检方对事件进行调查后表示,崔钟范虽然否认了大部分嫌疑,但检方根据监控录像等证据,确认了他的嫌疑。检方还称,崔钟范曾联系过D社,但并未发送具荷拉的照片及视频。

本月18日上午,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审判官对涉嫌殴打具荷拉, 并威胁传播性视频的崔钟范进行了首次审判。崔钟范方面对具荷拉的性暴力等嫌疑全部否认,只承认了损害财物的嫌疑。

崔钟范的辩护律师表示:“没有以性关系视频为借口威胁具某,叫熟人跪在崔某面前道歉。”同时,他还主张称,“对于违反《性暴力特例法》,并不是违反具某的意思拍摄的,这张照片也不是能够引发羞耻心,也不是伤害嫌疑。”

但承认了损坏财物的嫌疑,表示崔钟范正在反省中。

曾经的具荷拉阳光明媚

或许确如这位律师所言,近来的崔钟范似乎在积极展现着自己痛改前非、重新振作的一面,不仅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道歉,称:“我会用尽余生时光来忏悔,让信任我的同事、支持我的人以及家人失望了,我要为自己的过错向社会公众道歉。”

但是在道歉之余,崔钟范却又不忘为了即将开业的理发店进行宣传。

另外一边的具荷拉则是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如前所言,不仅是经纪公司抛弃了她,而且她还持续地受到了网络暴力的攻击,有不明水军一直地各个平台发帖造谣传谣,甚至给她塑造了一个不实的“浪荡女”形象,致使具荷拉身心俱损、患上抑郁症。

据了解,两人预计在30日展开第二次审判,具荷拉将以证人身份出席,在开庭前几天传来具荷拉轻生的消息,女方届时是否会现身,目前仍是未知数。